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久別的重逢,就如久旱逢甘霖,令人悲喜交集,心潮難平…… 她又要走了,走的是那樣的匆匆,就像傳信的白鴿、啣泥的雛燕,不辭奔波的勞頓,忘了綿綿春色給人帶來的倦困。她什麼都顧不上帶,也沒留下多少話,剩下的只是被褥那淡淡的餘溫和彼此心中那一片熾熱的情懷。 龍城的早晨,清風徐徐,輕佛衣袖,他倆朝著離住地咫尺之遙的車站走去,她三腳兩步,他牽手緊隨,直到登上東去的巴士並從車站緩緩開出。 大巴漸行漸遠,車身愈來愈黯,直到那麵包似的身影在地平線的那端消失……此時,他仍在晨風中站著,竟然忘了這裡是車水馬龍的大街,那只早就舉酸了的手,久久不願放下,淚水自臉頰滾落到地下。此時一別,何日再見?這顆被情所牽,被愛所磨的心,在茫然中更趨焦慮,更具念想,更加傷悲!他無心顧及這暮春的景致和正在漸漸凋零的芳菲…… 昨夜,她又深情地默誦: 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? 等閒變卻故人心,卻道故人心易變。驪山語罷清宵半,夜語霖鈴終不斷。 何如薄倖錦衣郎,比翼連枝當日願。”“我對清。納蘭性德《木蘭詞擬古決絕詞柬友》這首詞有著特殊的愛,每一次背誦它,我的心靈就被深深地震撼!”她說。 他又何嘗不是這樣想。一方面感歎詩人不俗的才華,同時也感歎作者對人生的深刻體驗,更佩服背誦者對古詩詞理解能力的超凡。“人生若只如初見”,短短七個字,述說著人生多少淒苦與情愛,蘊涵著塵世多少悲涼和無奈。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?”如果所有往事都化為紅塵一笑,只留下初見時的傾情、悸動,忘卻曾經有過的驚艷、傷懷、痛苦和無奈,這又是何等崇高而又美妙的人生境界? 紅塵中,誰不曾擁有美麗的夢想,憧憬著那一縷溫馨的陽光;誰不想保留最初的那份情感,用愛的春風喚醒這內心的荒涼。然而,時光匆匆,恍然如夢,當一切都逝去時,也許不再有一見傾心時的那份美好,也許有緣無分,難以攜手並肩,相扶到老;也許再見之日,就是傷心之時,也許那時已經油盡燈滅,風雨飄搖。倘若是如此,何不將初相見時的那份喜悅寫在臉上,將這份愛的美麗鎖在身旁! 相愛的雙方應該更多的給予,而非索取。她一向反對,在愛的天平上,運用華麗堆砌的詞彙和刻意的讚美,更唾棄那種靠權利和金錢轉化而來的愛的虛偽。他倆相識到相逢,相逢到相聚,屬邂逅所致,乃緣分使然。他們在最深的紅塵裡相逢,在長時間的磨合中相知;在這樣的喧囂之都,紛擾之城,沒有被美酒咖啡所陶醉,更無花前月下的擁抱和熱吻。然而,他們的愛就像那甜泉釀製的米酒,潔柔如玉,幽香綿長;這是汩汩沁泉在糯米飯裡轉化的精華,是巧婦之手釀造的玉液瓊漿。 相知的他們不同於一個年齡層次,卻出生於一個相同的普通家庭。傳統美德的浸染,純樸家風的熏陶,讓她過早地涉及婚姻,迫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懵懵懂懂的走進了婚姻的殿堂。在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教條的桎梏面前,忍受著無愛的痛苦,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的漫漫長夜。 “當年的她又漂亮又漂泊、又迷人又迷茫、又悠遊又優秀、又傷感又性感、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……”在人們眼中風華絕代的她早已遠去,今天的她質樸自然,談起往事風輕雲淡—— “等我婚後的唯一一個孩子出生後,我就隻身闖鵬城。以自己的學識和聰慧尋找自己價值,營造自己的空間,打造自己的平台,施展自己的才華。最後願隨心轉,福從運來,命運非但沒有拋棄我,還給了許多的機遇,送給我一個又一個商機,涓涓溪流經時久,大海終須納細流。因身體一直處在高速運轉的狀態,我為此失去了許多的歡樂和愛的溫柔;一次次的際遇一次次地在指間滑過,而月華流水,從不回頭。物慾橫流,燈紅酒綠,這是冒險家們的天堂,也是冒險家們的地獄。我追求的是一分清靜,一份柔情;愛,不在於錢財在於相知,情不在於貌美而在於有緣分。”她總是非常謙虛而又客觀的說。 是的。人生裡面總是有所缺少。你得到什麼,也就失去什麼。重要的,你應該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。難道不是麼?你最痛苦的時候,窗外卻有小鳥在歡樂地唱歌。你最快樂的時候,有人正在承受病魔的折磨,在死亡線上掙扎和搏鬥。其實世界是一樣的,只是我們的心情和遭遇不一樣而已! 人生若只如初見那該多好,一切在剛剛開始的時候總是很美好,而我們往往忽略了美麗的過程,只是迫不及待的嚮往最後的結果。在小人書裡就曾看過,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……這就是最美好的結局。倘若不是這個結局,我們就會感歎地說:人生若只如初見,那又該多好啊!殊不知,世界上的許多故事,我們猜得中絢麗的開頭,卻猜不到那早已注定的結尾!每一個人當初和你相遇時,那種美好的感覺一直就像春天剛剛綻開的花朵,那種溫馨、那種自然、那種真誠、那種回憶,宛如一副美麗的風景一直伴隨著自己整個生命進程。在人生的長河裡,人與人之間的交往總難免產生誤會、猜測、非議和嫉恨,而那淡淡如水的情懷才是你生命紅塵中的一朵奇葩。 “美麗的夢和美麗的詩一樣,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常常在你不經意間的時刻裡出現。每個人都有著一種初遇情結,真的就像一杯清水一樣清純而透徹;我一向喜歡追逐人生的清風明月,喜歡那藍天上明月高掛,清淨如水卻兩相輝映,渾然無暇的月亮、雲彩。”她深情地說。 他喜歡她的賢惠,更喜歡她一顆真摯的情懷。當生命之舟駛向深海,隨風飄搖又不及彼岸時,更加渴望早日得到這份愛!讓愛滋潤這心靈的枯萎,讓愛驅散他生命進程中那重重的灰霾。但是,人人都可以自由開放地愛,卻不能隨心所欲的得到愛,這就是世上最為痛苦,也是最為美麗的愛。 也許生活就是這樣的,得到了往往就不會去珍惜,得不到才是一種境界。或者只如初見,那種淡淡的情懷倒是讓人釋懷、讓人坦然、讓人心安,一句心靈的問候,足以讓你一生難忘,終生牽掛。 她走了,和這個世界上所有為生活奔波的女人一樣,總是來去匆匆。她什麼也沒有帶走,帶走的只是噙在眼眶的熱淚和內心的憔悴,她什麼也沒有留下,留下的卻是讓人難捨難棄的那份愛的美麗…… 文章來源:盤古幾何策劃 |Editor's Weblog | ★ve婷♀ |申公本無忌 | 微 生活 |北京大東設計 | 謝宏的BLOG |EdCone | 劉士功·情感處方 |Blogging from Athens |